當前位置:大學畢業論文> 專科論文>材料瀏覽

創新能力方面論文范本 和基于個體優勢識別的學術型生能力評價有關碩士學位論文范文

主題:創新能力論文寫作 時間:2019-10-06

基于個體優勢識別的學術型生能力評價,該文是創新能力類有關論文范本跟創新能力和個體和識別相關論文范文例文.

創新能力論文參考文獻:

創新能力論文參考文獻 生畢業論文字數醫學生論文學術期刊論文著名學術期刊

摘 要: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強弱是影響我國科研水平及創新型國家目標實現的重要因素,因而如何科學評價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就成為一個重要的研究問題.考慮到個體優勢差異,區別于專業型研究生培養,圍繞創新意識、知識基礎、創新技能和創新成果四個方面構建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評價指標體系,從最有利于每位被評價對象的角度設計基于直覺模糊數的個體優勢特征識別及評析方法,能夠客觀、有效評價每位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水平和特征,也有助于因材施教,避免千人一面.

關鍵詞: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個體優勢

中圖分類號:G64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4-5485(2018)09-0099-07

当前,我國研究生教育已由“外延式規模發展”向“內涵式質量發展”過渡,研究生教育質量與創新能力提升受到國家及教育部門的高度重視[1].為滿足社會發展對高層次專門人才和科研人才的不同需求,1991 年以來,我國劃分出學術型與專業型兩類研究生[2].由于培養目標不同,兩類研究生的培養模式應當有所區別,這已在學界和教育部門達成共識.但從研究生創新能力培養與提升的研究來看,對研究生群體的總體性研究居多(并未區分兩類研究生),針對學術型研究生的專門性研究相對較少,且定性類對策研究居多,定量評估研究少.因此,本文采用定性與定量研究相結合的方式,構建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評價指標體系,結合多屬性決策理論,提出基于直覺模糊數的個體優勢特征識別及評析技術,以期為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的評估提供新的視角、工具及方法.

一、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評價指標體系構建

(一)研究思路

科學的評價指標體系是準確、客觀評估學術研究生創新能力的基礎.借鑒已有研究,本文遵循如下思路開展指標構建工作.

1. 深入理解研究生創新能力內涵,吸收現有總體及分類評價指標體系可取之處

目前學者們主要從教育過程、能力培養、學科特點等不同視角來闡釋研究生創新能力內涵.例如,張武升指出,創新是指行為主體基于一定的目的,遵循一定的規律,或無中生有,開發產生出新事物,或革新已有事物,使其不斷更新與發展,或綜合加工多類事物,產生新事物的活動[3].史冬巖認為,研究生創新能力是指在理論學習與科研實踐中,運用所學知識和發揮創造性的思維,識別問題、提出問題與解決問題的綜合能力[4].徐吉洪等人強調,要打破學科壁壘,融合心理學、社會學、經濟學、文化學等多學科視閾來解讀研究生創新能力[5].本文認為,創新能力與創新活動密切相關,創新能力是支持創新活動發生與發展的基礎,創新活動開展的順暢程度及取得的成果水平則是創新能力的具體體現.可融合上述各視角,按創新活動的特點與過程,從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解決程度等方面,結合已有指標構建成果,來歸納和考察研究生創新活動所需潛能以及所創造的成果水平,這也是研究生創新能力指標設計與篩選的理論視界.

2. 科學區分學術型與專業型研究生創新能力的異同

本研究的對象是學術型研究生,與專業型研究生既不能簡單趨同,也不能片面割裂[6].需要從二者的區別與聯系入手,構建對應的指標評價體系.总结現有研究可發現(見表1),除知識基礎等通識外,學術研究生與專業研究生最大不同在科研創新能力上.

Lin 等总结已有研究指出,研究生科研能力包括三項基本要素:系統思維能力、創新思維能力和實踐能力[7].本文將科研活動理解為一個融合主體學習、實踐及知識建構三者循環往復的過程:即從學習理論、應用理論,到發現問題、分析問題、提出假設、論證假設、解決問題,再到总结獲取新知又應用檢驗的過程;既包括對領域知識的系統性學習與掌握,也包括科學素養的培養、對知識的創新性運用、科研成果的獲取(如成果創新性、學術造詣等).綜合創新能力、科學研究、科研創新能力等相關概念論述,本文認為,學術型研究生的創新能力主要體現在學習和運用知識發現、分析并解決科研問題的過程中,故將學術型研究生的創新能力界定為:運用所學知識,采用適宜研究方法,創造性地發現、分析并解決本學科領域歷史的或現存的理論及實踐問題,或發現、总结新規律的能力,是研究生創新素質、潛能以及創新水平的綜合呈現.

3. 保證評價指標體系的適用性

我國研究生包括多種分類,在學歷層次上,學術型研究生群體包括碩士和博士兩類,在學科分類上,學術型研究生還包括文史哲法類、經管類、理科類、工科類以及醫科類等多個學科門類.為保證評價指標體系對學術型研究生群體的適用性,就要在深入理解(科研)創新能力內涵的基礎上,堅持統籌兼顧、求同存異的原則,構建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的共性指標.另外,涉及能力和水平等抽象性描述指標,還要注意定性指標與定量指標相結合.

(二)構建過程

在具體操作上,首先采用文本分析法分析收集到的相關文獻,篩選出如“創新意識”“創新知識”“批判精神”“交流能力”“團隊合作能力”等高頻率指標項目,然后采用德爾菲法,向6 名碩、博士生導師及教育專家征詢意見,經3 輪反復查漏補缺、刪減、整合、歸納之后,專家意見趨于一致.接著按文獻[8]的方法,請6 名專家對這些指標項目按創新能力的實際影響程度進行李克特式五點打分,將打分結果進行系統聚類分析,進而對指標進行分類,并征詢專家意見.最終,初步構建起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評估指標體系(見表2).其中,創新意識(y1)與知識基礎(y2)是學術與專業兩類研究生創新潛能的通有指標,創新技能(y3)和創新成果(y4)是針對學術型研究生的專有指標.

二、基于個體優勢特征識別的評析方法設計

(一)指導思想

本文所謂的個體優勢是指行為主體(組織或個人)基于先天稟賦并經后天努力所具備的有助其取得優良績效的資源與能力的集合;這些資源與能力的組合方式及狀態特點即為個體優勢特征.從教育供需關系而論,因材施教中教與學的精準匹配離不開對受教育者個體優勢特征的識別.而現有的評價中大多以決策者和評估專家掌握主動權,采用代表他們意愿的一套統一指標和權重,自上而下地實施評價和排序工作,被評價對象(決策單元)沒有發言權,其自身特點或優勢差異往往被忽略,評價結果也并不容易為所有被評價對象接受.因此,有必要設計面向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個體優勢特征識別與評析的新方法.

權重系數在決策(或評價)問題中具有重要的導向作用,代表人們對不同指標重要程度的理解(也可稱為價值參數).現實中,由于認知差異的存在,面對相同的評價指標體系,不同的參與主體會有不同的價值取向,被評價對象也不例外.因此在共識的指標體系和相同的評價函數下,若從最有利于每個被評價者的角度識別其價值參數結構,盡管識別結果并不一定就是其實際的個性優勢,但卻是一種最有利于該被評價者的價值安排,也容易被其接受.所以該價值參數結構可視為被評價者個體優勢特征的一種具體表現.因此,可據此設計個體優勢的定量識別方法.另外,由于認識的模糊性,現實中人們并不總能對指標給出精確的評價值.考慮到直覺模糊數兼顧隸屬度、非隸屬度和猶豫度三方面信息,能較好地刻畫人們不同程度的認知猶豫問題[9],且直覺模糊數與其他類型數據的轉化方法較成熟[10][11],本文給出一種既可解決直覺模糊數,也可用于混合信息的個體優勢特征識別與評析方法.

(二)具體設計

1. 預備知識

3. 模型及求解

(1)個體優勢特征識別模型.采用加權距離平方值衡量各位研究生創新能力的總體水平,從最有利于第i 位研究生的角度,通過目標規劃,可構建其個體優勢特征識別如模型(2).模型(2)中,di(ri,r*)表示在價值參數結構ωi 下ri 與r* 之間的距離,該值越小越好.

(一)數據計算

將表3 中數據帶入公式(2),以最大直覺模糊數(1,0,0)為各項指標理想值,計算后可獲得5 位研究生創新能力的個體優勢特征識別結果,詳見表4.

再將表4 結果帶入公式(4)和(5)可獲得個體代理和代理評價結果,詳見表5.

(二)結果分析

1. 個體優勢傾向分析

創新能力個體優勢特征結構中的價值參數值代表了不同主體在對應指標上的優勢傾向,參數越大,說明優勢傾向越明顯(見表4).為便于觀察,本文以權重均值0.07(1/14)為參考點,若wij≤0.07,表示優勢傾向不明顯,若0.07<wij<0.1,表示優勢傾向明顯;若wij≥0.1,表示優勢傾向突出.例如,o1 的創新能力個體優勢特征結構為ωi 等于(0.064,0.220,0.94,0.024,0.064,0.125,0.013,0.094,0.013,0.024,0.064,0.014,0.024,0.165)T,說明其個體優勢傾向在創新精神(x13)和邏輯思維(x32)兩項指標方面較為明顯,在認知能力(x12)、知識結構(x23)以及科研獲獎(x44)等指標方面尤為突出.類似的,o2 創新能力的個體優勢傾向在質疑精神(x11)、學習能力(x21)、邏輯思維能力(x32)、知識建構能力(x34)、專利情況(x43)、科研獲獎(x44)等指標方面均有良好表現,尤其在邏輯思維能力(x32)和科研獲獎(x44)兩項指標上最為突出.所以,如果從個性發展角度考慮,可加強在二者個體優勢傾向突出指標上的積極鼓勵與培養.另外,由于o1 和o2 在研究方法與操作技術水平(x31)和合作交流能力(x33)兩項指標上的個體優勢傾向都不夠明顯,如果從均衡發展角度考量,可適度增加對其在這兩項指標方面的引導與訓練.o3、o4 和o5 也可根據各自的個體優勢特征結構做類似的培養計劃與安排.

2. 個體優勢表現分析

個體優勢傾向分析只考慮到最有利于每個被評價個體的角度,在群體比較中,個體優勢傾向是否能帶來真正的個體優勢,還需要根據代理評價結果做進一步分析.為便于觀察,本文按照二/八原理對個體代理評價結果采取如下分析原則:站在最有利于自己的角度,若被評價對象排名在群體的20%(包含)之前,視為其個體優勢表現顯著;若排名在20%與80%之間,則視為其個體優勢一般;排名在80%之后,則視為其個體優勢缺乏.從表5 的個體代理評價結果可發現,分別站在最有利于自己的角度,只有o1 和o2 能分別排名第一,說明其個體優勢特征結構能為各自帶來在群體中的顯著個體優勢.也即對o2 而言,加強在質疑精神(x11)、學習能力(x21)、邏輯思維能力(x32)、知識建構能力(x34)、專利情況(x43)、科研獲獎(x44)等指標方面的培養,能夠為其帶來顯著的創新能力比較優勢.o3、o4 和o5 則不同,分別站在最有利于自己的角度,o3排名第二,能表現出一定的個體優勢,但不顯著.o4 和o5 則均排名第三,說明缺乏創新能力的個體優勢.上述結論表明,即便站在最有利于自己的立場,也并不能保證被評價對象排名靠前,除非其真正具有比較優勢;也說明個體優勢表現分析的必要性和客觀性.從代理評價來看,由于o2 在所有人的個體優勢結構下都能名列前茅,集合所有個體代理意見,最終排名第一.代理排序為o2 >o3 >o5 >o1 >o4 .因為能考慮到所有人的利益訴求,所以該結果容易被所有被評價對象接受.綜上,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提升有兩條路徑:一是直接向代理評價排名優于自身的人學習,按照其個體優勢特征結構徹底改變自身優勢特征.例如,由于o2 的個體優勢結構既能帶來個體優勢,也能帶來公認的比較優勢,可按該特征模式培養所有人.但這一方面會給與o2個體優勢特征差異較大的人帶來高昂的改變成本,另一方面也不利于每個人的個性發展.二是考慮到教育投入與成本,在不完全改變自身優勢特征的基礎上,向代理評價排在自身之前且個體優勢特征結構類似的人學習,部分調整創新能力個體優勢特征傾向與結構,以达到最佳提升效果.例如,o3可以向o1學習,o4 可向o2 或o1 學習,o5 可向o2 或o3 學習.本文認為后者是契合素質教育的理想方法.

(三)對比分析

為進一步驗證本方法的有效性,分別采用直覺模糊投影法[14]和直覺模糊熵權法[15]的方法計算本例,匯總各方法的對比信息詳見表6.從最終排序來看,o2和o4的排名是穩定的,但由于各方法排序側重點不同,o1、o3 和o5 的排名存在爭議.其中,方法一側重考慮指標值大小,因此將多項指標值較好的o1 排在前面.方法二考慮到指標重要程度不同,因此將在重要指標上表現較好的o5排在了前面.本文不僅考察個體優勢的特征結構與總體水平,更注重意見的綜合,所以將在各種優勢模式下得分和排名表現較好的o3 排在了前面,既考慮個性,又兼顧共性,也更適合因材施教.

四、小結

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的識別與提升深刻影響研究生的教學和科研水平乃至創新型國家目標的實現,因此本文在查閱大量文獻基礎上,基于創新能力內涵、研究生培養目標與學科分類的異同,采用定性與定量相結合的研究方法,構建了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評價指標體系,為學術型研究生創新能力的培養與評價提供了理論基礎.接著按照因材施教的邏輯,提出了处理直覺模糊數的研究生創新能力個體優勢客觀識別與評析方法.其中,個體優勢特征價值參數的大小體現了研究生在創新能力不同指標上的優勢傾向.參數值越大,表示在對應指標上越具有優勢.據此可發現每位研究生創新能力的個體優勢特征.個體代理評價有助于判斷個體優勢特征在群體中的實際效果,方便培養單位、相關部門及被評價對象充分了解每位研究生(或自身)個體優勢表現情況,發現學習標桿,有效安排培養計劃.代理評價能夠兼顧每位被評價對象的價值訴求和個體創新能力優勢特征,保證了評價過程的公平,評價結果易被接受,有較好的應用前景.总之,這些研究可為學術研究生創新能力評估與提升提供新的視角、方法與工具.

參考文獻:

[1]馬曉霞,張新廠. 學科文化視野下研究生創新能力培養路徑芻議[J]. 研究生教育研究,2017,(3):54-58.

[2]王瑩,朱方長. 我國專業學位與學術學位研究生教育模式的比較分析[J]. 當代教育論壇,2009,(2):100-102.

[3]張武升. 關于創新規律與創新人才培養的探討[J]. 教育學報,2006,2(4):3-12.

[4]史冬巖,滕曉艷,鐘宇光. 基于GEM 法的研究生創新能力評價指標識別[J]. 黑龍江高教研究,2015,(9):149-152.

[5]徐吉洪,郭石明,洪滔,等. 多學科視閾下研究生創新能力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J]. 研究生教育研究,2016,(3):67-71.[6]閆鳳橋,李欣,楊釙,等. 專業學位碩士生與學術學位碩士生實踐能力培養的比較研究[J]. 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17,(4):9-16.

[7] Lin Xuejun, Zheng Huijuan,Ye Yuhui,Huang Jiemin. The Study of Education Mechani andInnovation Cultivation of Graduate Students [J].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2016,4(1):20-31.

[8]邵立周,白春杰. 系統綜合評價指標體系構建方法研究[J]. 海軍工程大學學報,2008,20(3):49-52.

[9][12][14]徐澤水. 直覺模糊信息集成理論及應用[M]. 北京:科學出版社,2008.

[10][13]袁宇,關濤,閆相斌,等. 基于混合VIKOR 方法的供應商選擇決策模型[J]. 控制與決策,2014,29(3):551-560.

[11]趙萌,任嶸嶸,李剛. 基于模糊熵—熵權法的混合多屬性決策方法[J]. 運籌與管理,2013,22(6):78-83.

[15]劉滿鳳,任海平. 基于一類新的直覺模糊熵的多屬性決策方法研究[J]. 系統工程理論與實踐,2015,35(11):2909-2916.

(責任編輯:徐治中;責任校對:楊玉)

此文點評,上文是關于對不知道怎么寫創新能力和個體和識別論文范文課題研究的大學碩士、創新能力本科畢業論文創新能力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文獻綜述及職稱論文的作為參考文獻資料.

高中歷史學術型教師的內涵與特征---基于學科素養
摘要歷史學術型教師,不僅是優秀的教書育人的教師,還是習于研究、富有思想、開拓創新且飽含學科素養的教師 從“研究者”“思想者”和“創新者&rd.

基于名師工作室的高中歷史學術型教師培養路徑
摘要學術型教師的培養是一項系統、長期的工程,不僅關系到教師個人教育勝任力的提高、學校的可持續發展,還關系到學生核心素養的養成 唐秦歷史名師工作室基于培養學術型教師的愿景,探索了名師引領、自主研修、合作.

提升學術型生科研素養和實踐
摘要通過提升學術型研究生基本科研素養,有效提高學術型研究生的創新思維能力與科研能力是研究生教育的必然要求 文章針對我國高校學術型研究生在基本科研素養方面存在的某些不足,追本溯源,結合南京理工大學環境與.

專業學位生能力影響因素分析
中圖分類號院G643 文獻標識碼院A DOI院10 16871j cnki kjwhb 2018 01 015摘要專業學位研究生作為研究生群體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其創新能力的培養是國家創新體系建設的重.

論文大全
大嘴棋牌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