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大學畢業論文> 論文范文>材料瀏覽

關于民族論文范文集 和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基本問題有關論文范本

主題:民族論文寫作 時間:2020-07-10

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基本問題,該文是民族本科畢業論文范文和文獻和民族和基本問題方面論文范文集.

民族論文參考文獻:

民族論文參考文獻 畢業論文文獻綜述文獻檢索網站論文中怎么引用文獻書籍參考文獻

黃體楊 彭 婧

(1.云南大學歷史與檔案學院 云南昆明 650091)

摘 要: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已經引起業界重視,但定義、意義、方法等基本問題尚未受到理論界的關注.文章基于上位概念及實踐經驗,將民族文獻閱讀推廣描述為為促進本民族和全社會閱讀本民族文獻,以傳承和發揚本民族文化而開展的一系列閱讀推廣措施和方法的總稱.認為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目的在于傳承和發揚民族文化,維護人類文化多樣性.推進民族文獻的普及化和多方聯動推進民族文獻閱讀推廣是当前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基礎和重點.

關鍵詞:民族文獻;閱讀推廣;民族文化;文化多樣性

中圖分類號:G252 文獻標識碼:A DOI:10.11968/tsyqb.1003-6938.2018036

Basic Problems of the National Document Reading Promotion

Abstract National document reading promotion (NDRP) was followed with interest in practice fields. But the basic problems such as definition, aims and method of NDRP he not attracted attention in theory fields. The paper defines it as reading promotion programs for promote native people and the whole society to read the native document, to inherit and promote the native culture based on analysis of the upper seat conception and the practical experience. It is pointed out that the purpose of NDRP is to inherit and promote the native culture, and to protect the cultural diversity. To advance the popularization of national document and multi-lateral cooperation in NDRP are the key point now.

Key words national document; reading promotion; national culture; cultural diversity

閱讀作为傳承文明、理解文化的重要方式,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各國政府的重視,我國政府近年也加大了全民閱讀活動的推進力度,期望通過推廣閱讀實現中華民族精神的傳承和中華文明的延續[1].我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中華文明及民族精神的延續離不開各少數民族文化的參與.然而,在全球化、城鎮化、信息化等沖擊之下,少數民族生存空間受到強烈擠壓,造成文化自覺缺失,原生態的文化語境受到不同程度的弱化,少數民族文化認同和傳承陷入危機[2],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習俗、服飾、體育、宗教等傳統文化正在逐步式微、邊緣化乃至消亡[3].如何重拾少數民族文化自信,有效地傳承、發揚民族傳統與文化是全社會共同關注的话題,也是推進閱讀推廣必须直面的重要議題.近幾年,已有相關組織和學者注意到這一問題,在行業層面,2016年中國圖書館學會閱讀推廣委員會成立了旨在“加強民族文獻的閱讀推廣”的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專業委員會;理論層面,研究者已經從民族地區、民族圖書館閱讀推廣[4]、閱讀推廣與少數民族文化傳承與創新[5-6]等角度探討了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問題.但相關研究尚未觸及“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概念、意義和方法等基本理論問題,本文將從何為、為何以及如何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工作三個方面展開討論.

1 何為民族文獻閱讀推廣

從已有文獻看,“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缺乏明確界定,僅在相關論述中有所體現.如叢冬梅[5]指出,“民族文獻保存了大量民族文化的精華,只有通過廣泛而深入的閱讀,才能繼承這些精髓,并在繼承的基礎上實現民族文化的創新.”給“民族文獻閱讀推廣”下定義,要求既能與現有的圖書館學、文獻學等學科的學術話語保持一致,又能夠較好地描述、概括現有的實踐活動,并能指導實踐活動的繼續發展.因此,可以從上位概念和實踐經驗兩個角度進行剖析.

1.1

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上位概念

“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由“民族文獻”和“閱讀推廣”兩個術語疊加而成,學界對這兩個概念已有討論.

關于民族文獻,自20世紀80年代末以來陸續有學者發表看法,早期的界定略顯模糊和片面,如“指研究除漢族以外各個少數民族有關的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歷史和現狀的資料文獻”[7].1991年,郁世杰[8]從語言、內容和作者三個角度作了界定,即凡是以少數民族文字出版的各種知識載體,不論其論述哪個學科門類;凡是論寫我國民族政治、民族經濟、民族文化、民族史志、民族習俗和風情等民族方面的各種知識載體,不論其使用現存的何種文字;凡是少數民族籍作者撰寫的各類著述,無論作者古今,也無論學科范圍,都屬于民族文獻的范疇.該觀點獲得了學界的廣泛認可,其后,劉光宏[9]、李杰[10-11]、包和平[12]17、納勇[13-14]等學者都沿著這一思路分析和闡述,并且還在各圖書館和信息機構的民族文獻*中獲得了廣泛應用.

閱讀推廣是一個世界性話題,20世紀70年代以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28屆大會將4月23日定為“世界讀書日”,1998年美國國會通過《閱讀卓越法》,同年,英國政府提出“打造舉國都是讀書人”的口號,德國、俄國、日本、印度、新加坡等國家也十分重視閱讀,相繼發起豐富多彩的閱讀推廣活動[15].在我國,以2006年、文明辦等11部門聯合發出《關于開展全民閱讀活動的倡議書》為重要開端,閱讀推廣活動在全社會獲得了更為廣泛的關注和重視.2014年以來,“全民閱讀”連續3年被寫入我國政府工作報告.2016年12月,國家新聞出版編制的《全民閱讀“十三五”時期發展規劃》正式公布,成為我國制定的首個國家級“全民閱讀”規劃.

伴隨著“現代社會對閱讀的關注度上升”[16],閱讀推廣理論研究也如雨后春筍般涌出,過去十年(2005-2015)閱讀推廣被認為是“推動我國圖書館事業新一輪發展與變革的新引擎”[17],眾多學者从不同角度對其進行了界定,如張懷濤[18]認為閱讀推廣是“社會組織或個人為促進人們閱讀而開展的相關活動”;王波[19]將閱讀推廣定義為“為了推動人人閱讀,以提高人類文化素質、提升各民族軟實力、加快各國富強和民族振興的進程為戰略目標,而由各國的機構和個人開展的旨在培養民眾的閱讀興趣、閱讀習慣,提高民眾的閱讀質量、閱讀能力、閱讀效果的活動”;和范并思[20]將閱讀推廣总结為使命說、活動說、工作說、服務說、實踐說、休閑說、“閱讀學”說和“傳播學”說八大流派.

筆者認為,從閱讀推廣包括的“誰來推廣(主體),向誰推廣(對象)、推廣什么(客體)、怎么推廣(方法)”[21]等要素來剖析閱讀推廣,有益于更好地理解閱讀推廣的本質.從閱讀推廣的客體看,經典文獻、民族文獻、專業文獻、地方文獻、少兒文獻等都可以成為閱讀推廣的內容;從閱讀推廣的對象看,所有社會人都應當作为閱讀推廣的受益者,当然,也應該根據不同的受眾群體,有針對性地選擇閱讀推廣的內容和活動,如兒童閱讀推廣、中學生閱讀推廣、殘障人士閱讀推廣;從閱讀推廣的主體看,圖書館、學校、書店、出版社、作家、乃至社會個人都是重要的閱讀推廣主體,它既可以是以促進全面閱讀、提升公民閱讀素養等為目的開展閱讀推廣,也可以基于圖書市場、作品影響力等功利因素的考量開展閱讀推廣;從閱讀推廣的方式看,舉辦閱讀主題活動、開展圖書展覽、舉辦圖書講座、編制推薦書目、撰寫書評、簽名售書、制作圖書宣傳海報等都是閱讀推廣的具體方式.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可以將閱讀推廣描述為社會組織或個人基于擴大閱讀內容的社會知曉與認知狀況、培養民眾的閱讀興趣與習慣、提高民眾的閱讀質量、能力和效果,進而實現人類文化素質與文明程度的提高等目的,而進行的一系列推廣措施和方法的總稱.

1.2

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實踐經驗

檢索近年發表的有關民族與閱讀推廣的研究論文,發現以“民族”為主題討論閱讀推廣的文獻較多,但多數文獻屬于對民族地區的案例研究,并非專門討論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問題,在為數不多的實踐經驗中,主要是促進普通讀者閱讀少數民族文獻和少數民族人口閱讀本民族的文字、文獻兩個方面.

(1)促進普通讀者閱讀少數民族文獻.如貴州凱里學院圖書館以較為豐富的苗、侗民族文獻館藏為基礎,開展了一系列苗族侗族民族優秀文化的閱讀推廣活動,包括舉辦“閱讀欣賞苗族侗族文化作品”讀書沙龍,“品少數民族文化,建特色文化校園”讀書日主題活動,舉辦以黔東南地域文化、民族風俗為主題的專題系列講座等,“逐步實現民族大眾對少數民族優秀文化的認知、喜愛和弘揚,讓更多的人來翻閱和品味苗侗民族文化這本‘書’”[22];再如,黔南民族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圖書館為該校學生編制了我國各少數民族醫藥書目100余種[23].

(2)促進少數民族用戶閱讀少數民族文字文獻.如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區圖書館通過舉辦“科爾沁民族文化普及系列講座”、“向科爾沁區少數民族干部推薦好書”等活動[24]來推廣使用民族文字閱讀民族文獻;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圖書館邀請少數民族讀者代表參與采購民文新書,豐富本館的民文館藏資源[25],既是建設館藏少數民族文獻,也是與少數民族居民建立聯系、推廣民族文獻的一種方式.

1.3

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內涵

根據民族文獻和閱讀推廣兩個上位概念,可以將民族文獻閱讀推廣描述為針對民族文獻開展的閱讀推廣活動;而根據現有的實踐經驗,可以將其描述為為促進本民族和全社會閱讀本民族文獻,傳承和發揚本民族的文化與傳統而開展的一系列閱讀推廣措施和方法的總稱.在本民族層面,無論從語言、內容還是作者的角度界定的民族文獻,都是本民族傳統與文化的一種外化形式,在本民族居民內部推廣民族文獻,可以強化本民族的語言、傳統與文化,包括強化民族認同感、傳承民族語言與文字、乃至發揚民族文化;在全人類層面,由于各人類群體在歷史發展過程中受到地理環境等因素影響,特定人群在生產方式、語言、文化、風俗習慣以及心理認同等方面形成了穩定的共同特征[26]29,誕生了各個民族,各民族形成了獨特的民族傳統與文化及其載體——民族文獻,在當今全球一體化與文化多元化的背景下,在全社會推廣民族文獻,既是傳承與發揚各民族文化的必然路徑,也是維持人類文化多元性的必由之路.

2 為何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

就閱讀本身的現實意義而言,開展閱讀推廣可以“促進社會成員閱讀素養的提升,促進閱讀資源利用程度的擴大和促進全民閱讀風尚的良性转变”[27];就閱讀的深遠意義而言,有效的閱讀及推廣必然是促進“建設學習型社會,提高國民素質”[28]“普及科學知識,弘揚科學精神,提高社會文明程度”[29]的重要方式.將民族文獻閱讀推廣作为一個專門話題來討論,不應該集中在提升閱讀素養、閱讀習慣等閱讀本身的應有之意,而應該聚焦于民族文獻及其所承載的民族文化.

当前,在全球化、現代化、信息化、城市化和市場化環境的影響下,少數民族生存空間受到強烈擠壓,造成文化自覺缺失,原生態的文化語境受到不同程度的弱化,少數民族文化認同和傳承陷入危機[2],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習俗、服飾、體育、宗教等傳統文化正在逐步式微、邊緣化乃至消亡.如信息化對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使用和發展產生了巨大的沖擊,部分少數民族語言基本失去了交際的功能,如滿、赫哲、塔塔爾、畬等族的語言;一些少數民族語言已面臨瀕危,如仡佬、怒、基諾等族的語言,據統計約占民族語言的20%;一些民族語言已露瀕危之勢,大约占民族語言的40%;一些民族語言雖然還具有完整的語言功能,但是使用范圍已經開始萎縮;許多現代信息的傳輸工具使用的是漢字,久而久之,少數民族文字的使用有可能遭受“滅頂之災”[3].少數民族文化及其象征符號(語言、習俗、服飾等)的喪失與消亡,失去的不僅僅是某一民族的族群歷史、風俗習慣和文化信仰,它更是一種人類文化、思維習慣乃至科學傳統的消亡.人類社會的繁榮與和諧,國際和平與安全需要建立在“尊重文化多樣性、寬容、對話及合作”[30]的基礎之上,從這個角度看,保護和傳承少數民族文化,就是保護人類文化及其多樣性本身.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意義,也就在于傳承與發揚少數民族文化、保護人類文化及其多樣性.

2.1

傳承民族文化

民族文獻蘊含著豐富的民族文化,它包含民族語言文字、地域環境、風土人情等文化傳統,在少數民族之間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是傳承民族文化的重要方式.由少數民族文字撰寫的文獻在民族文獻中占有很大比例,在少數民族大眾中推廣這類民族文獻,是促進民眾認知民族語言文字、風土人情和歷史史實的重要方式,如成書于1240年的蒙古文歷史古跡《蒙古秘史》以編年史體裁記述了蒙古族的起源和成吉思汗統一蒙古各部、建立蒙古汗國的事跡,以及窩闊臺繼汗位以后蒙古社會、政治、經濟和軍事方面的重要歷史事件[31]197,在蒙古族民眾中推廣該書對于傳承蒙古族的語言文字、促使民眾認知蒙古族歷史等均具有重要意義;在民族大眾中推廣民族歷史、地域環境、風土人情等方面的文獻,是促進大眾認識本民族傳統與文化較好的方式,如彝族創世史詩《梅葛》是一部關于彝族社會的歷史、文學、生產生活等的百科全書[32],在彝族民眾中推廣它,是實現彝族文化世代相傳的有效途徑;在民族大眾中推廣民族歷史人物的作品及個人事跡,也是提高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2.2

發揚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的價值不應止于民族本身,它應該具有更廣闊的空間.因此,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另一重點在于讓更多的公眾去閱讀民族文獻,進而了解和認知民族文化.如傣族是一個全民信仰南傳上座部佛教的民族,其佛教典籍多用鐵筆以傣文刻寫在貝多羅樹葉上,被稱為貝葉經,由于我國信仰上座部佛教的信眾主要集中在云南的傣族等少數民族群體中,識讀貝葉經也就成為我國學者和公眾認知、理解上座部佛教及傣族佛教文化最為重要的典籍.再如在農業生產方面,現代自然科學開創了利用化學農藥控制病菌害蟲的新時期,但也導致了污染環境、影響產品質量以及病菌害蟲抗藥性及其再猖獗等問題[33]1,而彝族人將作物生產與環境、養殖與種植有機結合起來,積累了利用生物多樣性控制病蟲危害的豐富寶貴經驗,在彝族文獻《查姆》《梅葛》《普茲楠茲》《吾查爾地》《撲熱阿歐》《阿西的先基》以及部分彝族民諺中均有闡述[33]194-224,在普通大眾中推廣這類彝族文獻,是對彝族傳統農業文化、理念的推廣和宣傳,也是促進人類生物多樣性理念發展和完善的必要组成部分.

2.3

維護人類文化及其多樣性

民族文獻閱讀推廣與《多文化圖書館宣言》主張的“圖書館與信息服務機構應特別關注多元文化社會中常處于邊緣化的群體,即少數民族、尋求庇護者和難民、持臨時居留證者、移民工人以及土著群體”[34]都強調對于“邊緣者”的關注和重視.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一方面是要讓少數民族群體學習本民族的語言、文字,掌握、認可本民族的文化,實現少數民族文化的傳承和發展;另一方面,是要擴大少數民族文化的影響,讓其他民族的居民認識、理解特定民族的文化,促進民族間的理解和溝通,進而达到促進人類交流與學習、和平與發展的目標.出版發行機構、圖書館等閱讀推廣主體通過出版、*和傳播民族文獻,宣揚民族文化,將有益于促進人類的理解與交流,共同維護人類文化及其多樣性.

3 如何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

研究者對閱讀推廣的方式進行了大量的歸納,如張懷濤[35]從讀者、讀物和閱讀環境三個角度分12小類列舉了51種閱讀推廣方式;王波從圖書館閱讀推廣的頻率、性質、角色、方法和手段等角度進行歸納,將其总结為常態性推廣、策劃性推廣和隨機性推廣三大類,認為可以通過拉法、推法和撞法三種方法,借助圖、聲、影、演等手段進行閱讀推廣[36].或繁或簡的总结,都有益于閱讀推廣理論的深化,這些理論和方法都適用于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工作的開展.只是作为一種以閱讀內容為劃分標準界定的閱讀推廣類型,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目標不同于普通的閱讀推廣工作,其核心目標是促進民族文化的傳承與發揚.

3.1

推進民族文獻的大眾化

在民族文獻的整理和出版方面,我國相關政府部門、研究機構、出版機構和學者開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取得了豐碩成果,在書目梳理方面,如書目文獻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全國滿文圖書資料聯合目錄》收錄了全國17個省市自治區48個單位*的滿文圖書文獻一千余種[37]4.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中國蒙古文古籍總目》收錄中國180個藏書單位和80位個人所藏1949年前中國抄寫、刻印之蒙古文文獻13115條[38]206.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主持編寫的《中國少數民族古籍總目提要》(截至2014年)收錄了我國納西族等36個少數民族的古籍書目約59000余條(筆者據2014年出版的34卷圖書正文中的相關介紹統計).在大型叢書方面,如云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出版了由東巴文化研究所主編的《納西東巴古籍譯注全集》100卷、四川民族出版社2002年出版了徐麗華主編的《中國少數民族古籍集成》100卷、甘肅文化出版社2008年出版了吳海鷹主編的《回族典藏全書》235冊、人民出版社2006年至2010年出版了《中國貝葉經全集》編委會主編的《中國貝葉經全集》100卷、云南民族出版社2009年至2013年出版了李揚主編的《哈尼族口傳文化譯注全集》30卷、云南民族出版社2012年出版了夜禮斌主編的《彝族畢摩經典譯注》106卷等.

然而,無論是民族文獻書目的梳理還是大部頭叢書的整理出版,其讀者對象多為學術研究者,無論是少數民族普通民眾還是其他民族的普通民眾,自然也就難以成為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突破口.因為普通民眾比較容易接受淺顯易懂、篇幅適中、引人入勝類的民族文獻.因此,当前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工作的重點應該是從各民族龐大的民族文獻中挑選出部分具有代表性、適宜普通民眾閱讀的經典文獻,編制成推薦書目,甚至由相關學者、出版機構再創作、出版,推向閱讀市場.因為高質量的、適合大眾閱讀的民族文獻是開展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前提和基礎,所有后續的閱讀推廣工作(無論是出版者、圖書館還是個人)以及所需要达到的傳承和發揚民族文化的目標,都需要有能吸引用戶的民族文獻為基礎.

3.2

以振興民族文化為目標推進民族文獻閱讀推廣

全球化、信息化和現代化對傳統民族文化帶來了巨大沖擊,少數民族的傳統工藝、服飾、音樂、風俗習慣乃至宗教信仰等民族文化在這種沖擊之下與民眾漸行漸遠,其傳承狀況不容樂觀.少數民族文化也因受眾少、規模小、語言不通、邊緣化等因素,為世人所遺忘.在這種格局下,適時提出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就是要以民族文獻為紐帶,重振民族文化在民族內部和全社會的價值和影響力,進而达到振興民族文化的目標.

推進民族文獻閱讀推廣,不只是出版者、圖書館、學校等閱讀推廣機構的職責,它更需要動員全民族、全社會的力量共同努力.不同的推廣者具有不同的優勢,出版者可以通過出版精品民族文獻保護和發揚民族文化;作者可以通過簽名售書、文化講座等方式擴大著作的影響力和民族文化的感召力;書店可以通過民族文獻專題展銷、優惠促銷、組織民族文獻品書會等方式增加銷量、傳承文化;圖書館可以通過推薦書目、閱讀講座(論壇)、書評評比、成立民族文獻閱讀促進會、民族文化展覽等方式促進流通、營造氛圍;學校可以從課堂到課外指定民族文獻閱讀任務以培養學生對民族文化的認知;報紙、雜志和新媒體可以以刊載書評、民族文化知識等方式營造氛圍,增加影響;普通大眾可以通過穿傳統服飾、習民族語言、唱民族樂曲等方式影響身邊人.

政府部門、圖書館、出版者、學校等民族文獻閱讀推廣的管理部門和專門機構,應當為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各種力量提供必要的政策支持、推廣平臺和基礎條件,以吸引更多的社會力量閱讀民族文獻、關注民族文化.才能實現以閱讀推廣促進民族文化的恢復、傳承和發揚的初衷.

4 結語

作为以民族文獻為載體,以傳承和發揚民族文化、維護人類文化多樣性為目標的民族文獻閱讀推廣活動,它不是簡單地在普通閱讀推廣活動中加前綴,而是一種具有濃郁民族文化色彩的文化傳承與發揚舉措,只有依托作者、出版者、發行機構、圖書館、學校等個人、組織的共同努力,才可能在全民族、全社會中實現民族文化的傳承與發揚,才能使民族文化作为一個群體的文化自覺而存在,也才能在瞬息萬變的現代社會中保持民族文化的自我與本真.

參考文獻:

[1] ,等.關于開展全民閱讀活動的倡議書[N].中國新聞出版報,2006-04-18(1).

[2] 魯全信,顏俊儒.文化自覺:推進少數民族文化認同與傳承的有效路徑[J].貴州民族研究,2015(5):1-5.

[3] 周健.少數民族傳統文化保護與發展:面臨問題與對策建議[N].中國民族報,2015-09-18(7).

[4] 黃英.民族地區公共圖書館全民閱讀推廣的探索與實踐——以敘永縣為例[J].四川圖書館學報,2016(1):56-58.

[5] 叢冬梅.談新疆多元文化背景下民族文獻閱讀與民族文化創新[J].西域圖書館論壇,2016(2):1-4.

[6] 韋璐娉.少兒閱讀推廣與少數民族文化傳承[J].圖書館理論與實踐,2014(4):19-21.

[7] 謝曉平.少數民族文獻的價值與利用[J].云南民族學院學報,1988(2):36-40.

[8] 郁世杰.論民族文獻的范圍、搜集與利用[J].圖書情報知識,1991(3):19-22,26.

[9] 劉光宏.民族文獻界定探討[J].圖書館理論與實踐,1992(1):32-34.

[10] 李杰.我國民族文獻的范疇、劃分、類型及價值[J].湖北民族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1993(3):55-57.

[11] 李杰,蔡璟.民族文獻界定管見[J].民族研究,1993(1):88-92.

[12] 包和平.中國民族文獻管理學[M].赤峰:內蒙古科學技術出版社,2001:17.

[13] 納勇.試論民族文獻[J].云南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0(1):66-69.

[14] 納勇.關于民族文獻界定的若干問題[J].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1):115-120.

[15] 王波.圖書館閱讀推廣亟待研究的若干問題[J].圖書與情報,2011(5):32-35,45.

[16] 范并思.閱讀推廣與圖書館學:基礎理論問題分析[J].中國圖書館學報,2014,40(5):4-13.

[17] 李武,,黃丹俞,等.圖書館閱讀推廣研究十年進展(2005-2015)[J].圖書館論壇,2016(12):54-65.

[18] 張懷濤.閱讀推廣的概念與實施[J].河南圖書館學刊,2015(1):2-5.

[19] 王波.閱讀推廣、圖書館閱讀推廣的定義——兼論如何認識和學習圖書館時尚閱讀推廣案例[J].圖書館論壇,2015(10):1-7.

[20] ,范并思.圖書館閱讀推廣基礎理論流派及其分析[J].大學圖書館學報,2016,34(4):23-29.

[21] 張婷.基于《閱讀推廣:理念·方法·案例》的全民閱讀推廣“全景圖”[J].圖書館雜志,2013(11):110-112.

[22] 趙冬香,連利河.苗侗民族文化:古樸清純思想厚重的“一本書”——凱里學院圖書館苗侗民族文化閱讀推廣案例[J].科教導刊(上旬刊),2016(8):185-187.

[23] 王世艷.淺議民族醫藥院校圖書館推薦書目的編制[J].高教學刊,2016(13):255-256.

[24] 王黎.談民族地區圖書館使用民族文字語言開展閱讀推廣工作[A].張承宏.改革·發展·和諧:中國西部公共圖書館聯合會第二屆(2015)年會暨學術討論會論文集[M].海拉爾:內蒙古文化出版社,2015:1-8.

[25] 聶倩.邊疆多民族地區創新閱讀推廣思路實踐探討——以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圖書館為例[J].西域圖書館論壇,2015(3):29-31.

[26] 本書編寫組.民族工作會議精神學習輔導 讀本[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5:29.

[27] 張懷濤.閱讀推廣的要素分析[J].晉圖學刊,2015(2):1-7,11.

[28] 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2015年3月5日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N].人民日報,2015-03-17(1).

[29] 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2016年3月5日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N].人民日報,2016-03-18(1).

[30]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多樣性宣言[A].范俊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關于保護語言與文化多樣性文件匯編[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6:98-102.

[31] 華林.中國西部民族文化通志·古籍卷[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4:197.

[32] 陶穎.《梅葛》透露的古代社會信息[J].云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2(4):76-81.

[33] 賴毅,嚴其火.彝族農業生物多樣性智慧研究[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5:1,194-224.

[34]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圖書館員協會和圖書館聯合會.多文化圖書館宣言[EB/OL].[2017-02-15].http://www.ifla.org/files/

assets/library-services-to-multicultural-populations/publications/multicultural_library_manifesto-zh.pdf.

[35] 張懷濤.閱讀推廣方式的維度觀察[J].大學圖書館學報,2015,33(6):59-65.

[36] 王波.圖書館閱讀推廣的定義、類型、方法——在“圖書館閱讀推廣理論與實踐”專題研討會上的演講[J].上海高校圖書情報工作研究,2017(1):6-19.

[37] 黃潤華,屈六生.全國滿文圖書資料聯合目錄[M].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91:4.

[38] 趙國璋,潘樹廣.文獻學大辭典[M].揚州:廣陵書社,2005:206.

作者簡介:黃體楊,男,云南大學歷史與檔案學院館員,研究方向:民族文獻閱讀推廣;彭婧,女,云南大學歷史與檔案學院碩士研究生.

綜上而言:此文為關于民族方面的大學碩士和本科畢業論文以及文獻和民族和基本問題相關民族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職稱論文寫作參考文獻資料.

閱讀推廣視域下圖書館公共文化服務
謝 芳(廣東省深圳市民治街道文化體育中心 廣東 深圳 518000)摘 要在建設現代化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過程中,圖書館的閱讀推廣對于推進社會知識普及以及促進閱讀公平有著重要的作用 本文闡述了閱讀推廣視.

圖書館精細化閱讀推廣模式
摘 要閱讀推廣服務是發展圖書館建設的重要內容,這是由于知識信息化時代,閱讀書籍已經成為很多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休閑娛樂項目之一,做好閱讀推廣能夠提高讀者的閱讀效率,并且能夠及時修正閱讀不規范的現象 閱讀.

公共圖書館如何更好地開展青少年閱讀推廣工作
摘要當前,如何幫助社會公眾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是亟需全社會思考的問題 在這個過程之中,作為社會文化資源載體之一的公共圖書館而言,應當通過各類閱讀專項活動的開展與組織,以便實現對社會公眾閱讀習慣的培養,使.

公共圖書館少兒閱讀推廣活動策劃策略探析
【摘 要】在公共圖書館的飛速發展下,更應將重點放在少兒的身心健康發展中,積極開展少兒閱讀活動,促進少兒的身心健康發展 同時,在少兒閱讀活動開展的過程中對促進公共圖書館的發展也有著極大的作用 【關鍵詞】.

論文大全
大嘴棋牌大厅下载